只是黄清江不知道,正是由于自己的心腹属下

粉尘爆炸,指的是可燃性粉尘在爆炸极限范围内,遇到热源(明火或高温),火焰瞬间传播于整个混合粉尘空间,化学反应速度极快,同时释放大量的热,形成很高的温度和很大的压力,系统的能量转化为机械能以及光和热的辐射,具有很强的破坏力。
 
    这个到几十年后才有了定论的爆炸原理自然不是刘总管这样一个乡下土财主的护卫队首领所能理解的。
 
    要知道,十年后的本溪煤矿,因为一次粉尘爆炸,就死1549人,重伤200余人,像今天这样他们十几人只是受了点儿小小的惊吓,那也不知道是他们上辈子积了多少福的结果。
 
    几十米外的一间民房里,刘浪同样目瞪口呆,这次粉尘爆炸真不是他的原意,以***的名义发誓。
 
    他本来只是想造点儿骚乱而已。
 
 第137章 打秋风
 
    刘浪并不盛气凌人的态度使得欢迎宴席举办的很成功,尤其是刘浪默认了和刘主席的亲属关系,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
 
    只是刘浪拒绝了王县长一时酒醉失言主动提供的驻军地让在场的广元县各路军政要员们极为错愕。
 
    要知道,王县长若不是多灌了几杯黄汤,又或是想拍刘主席亲戚中央军刘上校的马屁,以他只进不出的抠门尿性,怎么可能会主动的把位于城东那块东山脚下的近100亩土地送给刘浪,那可是块好地,上次有个CD来的富商想建棉纺厂愿意出120大洋每亩王大县长可都没舍得出手的,现在竟然白送不说,这位中央军上校还竟然还不要。
 
    有点儿清醒的王县长本来还在为自己失心疯般送出去了一万多大洋痛彻心扉,那可是他在这儿当县长好几年才能捞到的钱。没想到竟意外的被拒绝了,心神为之一松的王县长自然要投桃报李,拍着胸脯对刘浪保证,只要是广元境内的土地,刘浪的团部想放在那儿都行。
 
    刘浪就等着王大县长这句话呢?先前王县长提供的驻地其实很不错,在城边上,旁边还有山,可以拱卫县城的同时,还能开展各项军事训练,如果是和平时期,哪里算是独立团驻地的最佳选择。
 
    但可惜,刘浪和他的独立团在8个月后要在长城面对日寇关东军的精锐,这块只有100亩的驻军场所,太小。
 
    刘浪哈哈一笑,手一伸,纪雁雪把背包中的军用广元地图在桌上摊开来,刘浪手指在其中一个山头周围一画:“那刘某人就不客气了,我选这里了。”
 
    王县长和军政要员们一呆,不是刘浪选的地方太重要,而是太不科学了。
 
    广元市处于四川北部边缘,山地向盆地过渡地带,,摩天岭、米仓山东西向横亘市北,分别为川甘、川陕界山;龙门山北东一南西向斜插市西;市南则由剑门山、大栏山等川北弧形山脉覆盖广。说的再明白点儿就是靠近陕西宁强县,甘肃武都县的方向基本都是大山,面向CD平原方向则为丘陵平原。
 
    这个时代,平原能比山地多种粮食,自然要富庶一些,山区除了盖房子用木料省事一点儿,其余简直啥子都没得。
 
    刘浪选择的山头位于靠北的米仓山,米仓山居朝天区全境旺苍县城至广元一线以北,山脊海拔从北向南由二千两百七十六米名叫光头山。从这里下降到一千多米的石家梁,坡面多在二十五度以上,山顶浑圆。河谷深切相对高差一般在五百到八百米间。川北弧形山脉居元坝区、旺苍县城以南,及苍溪、剑阁两县全境。
 
    而刘浪选择的位置恰恰位于广元城北二十里米仓山和龙门山的交汇处,龙门、米仓山前缘与盆北弧形山交接地带,形成了一条狭长的山前凹槽,称为“米仓走廊”。
 
    这里有山,有平原,还有河流穿山而过,如果说要在那里游玩,倒还真是个好去处,可若是长期驻军的话,条件就太艰苦了。
 
    “刘团长,那里驻军是不是离县城太远了?万一有土匪的话,父老乡亲危矣。”现今的城防警备司令詹成芳目光一闪,主动提出异议道。
 
    “呵呵,独立团驻防广元自然是要保广元一方平安,但刘某独立团乃新立之军,尚未招满兵员,训练亦无从谈起,此处场地开阔又可据险而守,实是练军之上佳之地,至于县城安危,自然还得拜托詹司令多费心了。”刘浪轻轻一笑道。
 
    在座诸人转动的那点儿小心事,自然不会逃脱刘浪的目光,刘浪这挂着中央军名头的独立团一来,受到冲击最大的自然就是这广元县城的城防警备司令,用句不恰当的话说,刘浪要是插手城防,他这个川军少校城防司令屁都不敢放一个就得灰溜溜走人,那还会像现在这样带着一个营不过三百多的人马就可以在这广元城称王称霸吃香的喝辣的?
 
    刘浪刚才的意思很明白,他只会管整个广元地区的防卫,县城的防务他不会管。
 
    “啷个要得,詹某必不负刘团长所托,为我广元城百姓安危肝脑涂地在所不惜。”果然,詹成芳一听刘浪此言,顿时大喜过望,双脚一并冲刘浪行了个军礼开始表明态度:“刘团长您但有所需,我詹成芳定尽最大努力满足。独立团所建营房之事就交给属下,一定会让将士们能早日安心进驻。”
 
    利益这东西,就是要拿来交换的。虽然官不大,但在官场经营许久的詹成芳自然是个中好手,马上投桃报李,承担了独立团营房的工作量。
 
    “哈哈,那就谢谢詹司令了。”刘浪抚掌大笑,眼光投向面面相觑的县政府诸人,道:“诸位,刘某已经选好驻地,你们还有何建议?”
 
    建议你个锤子。被詹成芳腆着脸献殷勤恶心坏了的县长局长们终于明白了中央军这个笑眯眯胖子上校的险恶用心,他那里是不要上供?他那完全是嫌一万大洋不够,让他们集体凑份子弄的更多点儿的意思。
 
    更关键的是,有个王八蛋带了个坏头,他们还真没那个胆子不跟上。
 
    依照民国时期的惯例,驻军长官就是当地的最高首脑,从县长到科员都可以使他说了算。虽然四川有些特殊,明面上都拥护南京中央政府,但实际上从光头校长到四川种田的老农都知道,四川是八个大佬盘里的菜。可偏偏此事又有些怪异,自己的地盘被光头校长硬生生插进来的一支团级中央军,却没有引起几百里外CD省政府刘文辉刘主席的丝毫反弹,不仅没反弹,还下来一道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谕令,配合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独立团移交一切防务。
 
    若不是有这道命令,对中央政府根本没多大敬畏的这些地头蛇们又那会这般对刘浪阿谀奉承?
 
    刚才别看是宾主尽欢一团和气,但他们广元县军政两方还算是毫无间隙团结一致,根本没让刘浪钻到什么空子,哪知道临末了在选军用驻地这儿,刘浪只轻飘飘的来了句防务之事劳烦你了,就把詹成芳那个蠢货逗成了一条像捡到肉骨头的哈巴狗,临时联盟顿时土崩瓦解。
 
    眼见事已至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从王县长到其他有资格出席欢迎宴会的头头脑脑个个奋勇争先,把独立团千把号人马需要的日常事务给分了个干干净净。
 
    让迟大奎和俞献诚两人不由大是叹为观止,长官就是长官,不过吃了顿饭,就把那些繁琐又花销巨大的日常开销给分派了。
 
    不过,那帮狗日的地方官可真特娘的有钱,接近两万多大洋的开销,竟然就这么毫无压力的给承担了。
 
    看来,以后得多想点儿法子从这帮狗贪官们身上多敲点儿才成,全身上下不超过五十大洋的迟大奎和他的长官一样,恶狠狠的盯上了广元县掏钱掏得正在肉疼的大佬们。
 
 第168章 子弹是疯狂的,只有刺刀才是可靠的(2)
 
    之所以那帮陆军高层为何如此顽固,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日军自明治维新建军以来,在陆军中突出两项基本技能,一个是武器的精确射击,一个是所谓刺刀见红的肉搏战,并且将这两项作为武士刀精神的体现。
 
    日军的步枪精度高,射程远,枪身长,刺刀更长,甚至不惜为突出这些性能牺牲诸如稳定性,威力等性能。在全世界步枪中,日军步枪打的最远,射击最准,最适合拼刺,但威力最小,稳定性也一般。
 
    在二战之前,经历了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日俄战争,一战对德军的青岛战役,在对待这一系列比自己弱得多的对手上,日军都获得全胜。
 
    任何人,一旦连续胜利往往就会骄傲,日军认为自己的这套理论完全没有问题,是完全符合实战需要的。
 
    实际上,这套理论在一战之前都是正确的,只是一战后期的众多战役已经粉碎了这个理论。日本人如此妄尊自大,不过是因为他们没有全面介入一战,所以并不了解而已。
 
    一战结束以后,日军又在九一八之后中国战场接连胜利。面对落后自己半个世纪的国军,日军伤亡不多,却获得了东北四省,华北北部,上海地区的控制权,所以陆军更为傲慢,认为日本皇军是无敌的,也是最精锐的。
 
    所以到了二战期间,日军陆军高层对于冲锋枪子弹的超高消耗量,十分反感,因此并不热衷这种单兵武器。而且,由于日军的国力相比美英苏等列强来说,还是弱的。体现在后勤补给上,就是无法应付冲锋枪子弹的大量补充。
 
    淞沪会战后期,上海的几十万日军已经耗尽了步枪和机枪的弹药,而日本国内短时间无法提供足够的补充,只得紧急向华北方面的日军借调。日军连现有的步枪子弹和机枪子弹的需求尚且无法有效应付,还谈什么冲锋枪子弹?根据其他国家的经验,冲锋枪一旦装备,弹药消耗量绝对不会少于轻机枪。那么这样一来,恐怕日军后勤供应体系就要被搞垮了。
 
    不过,供应问题总归是其次的,日军如果有心想搞冲锋枪,这么多年时间,现有问题总归是有办法解决。关键还是高层的观念问题,他们的思维仍然停留在“如果可以一发子弹杀死敌人,又何必发射一堆子弹消耗资源”的观念上。
 
    日本陆军当时的各种步兵武器,不仅射程远,而且清一色的可以安装刺刀,甚至连轻机枪和冲锋枪也不例外。
 
    给冲锋枪装备刺刀可谓全世界独一家,其他仅有英国人的斯登冲锋枪后来曾经装过刺刀,但也没有大量实战过。
 
    日军高层甚至认为:冲锋枪就是可以让单人运用的小型轻机枪,可以在远处先进行单发精准射击,近距离再以全自动射击。
 
    显然,这种定位是莫名其妙的,也是错误的。
 
    因为冲锋枪的定位应该是:在100到200米内发挥威力的近战武器,要求射速高,火力猛,装弹量大。
 
    而日军高层的定位,实际上是后来对自动步枪的定位。
 
    自动步枪如果可以在远处单发精准射击,就必须要求枪管较长,使用步枪子弹。这样一来,第一整枪很重,弹药也重,单兵携带难度大,第二,因为需要远距离射击,子弹威力大,装药量大,导致连续射击时候枪口跳动明显,后坐力大。换句话说,近距离火力就大为减弱。
 
    为了这种定位,百式冲锋枪安装了脚架以及可以瞄准到1500米外的表尺,其实冲锋枪有效距离为200甚至100米内;除了脚架以外,日军近距离接战准则中,必须使用刺刀进行白刃战以节省弹药。百式冲锋枪就与同时期其他的日本步兵用机枪,一样安装上刺刀座。
 
    对于这些莫名其妙的设计,在当时的日本也不算稀奇。1909年日本修改时,明确将“决定战斗最终胜负的方式是刺刀突击”。
 
    可笑的定位,莫名其妙的设计,但日军在和国共两党最精锐的部队面前,依旧占据着绝对上风。
 
    首先,从装备上,日军主要装备的30式刺刀刃身长达50厘米,加上三八式步枪的长度总共长1.65米,这个长度甚至超过了日军平均1.56的身高,也是整个二战时期最长的刺刀组合。
 
    拿着冲锋枪的美国大兵将此讥讽为能够发射子弹的中世纪长矛,可是,就是这个能发射子弹中世纪长矛在中国战场上逞尽了威风。
 
    原因很简单,30式刺刀不仅长,而且刺刀制作精良,选取优质钢材,部件加工精细,坚固耐用,虽然受岛国资源缺乏限制,全部使用的是低碳钢容易生锈,但只要经常保养,能用很长时间。从几十年后的华夏大地,小流氓们械斗的时候还经常拿着30式刺刀大杀四方,就可想而知了。
 
    而反观国共两党这边呢?那可就差多了。先说汉阳造上面配的刺刀,先是所有人都厌恶的欧洲式样的短刺刀,刃身总共不过30厘米,后来因为考虑到了日本人的威胁开发了长刺刀,长度和日本人的基本相当,短也就短几厘米,勉强算是能够抗衡,可钢质又差了许多,很容易折断损坏变形。
 
    这可不是瞎黑国民政府的刺刀,刘浪记得军史上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红色部队著名的疯子悍将王中将,也就是抗日神剧中李云龙的原型,反围剿的时候曾经跟国军拼过一次极为危险的刺刀。当时王将军以后带着部下和国军肉搏了1个多小时,极为疲惫。突然一个国军挺起刺刀偷袭刺向王,王措手不及,被一刀刺中腹部,一般来说是活不了啦。
 
    没想到这名国军的刺刀质量极差,这一刀捅在厚厚的棉袄上,居然把刺刀捅弯了。没有受伤的王将军,上去一刀把国军士兵砍翻。事后检查伤口,皮都没破,只能淤青了一块而已。
 
    这样的刺刀,跟日寇寒光闪闪的30式刺刀比起来,后果自然是堪忧。
 
    再说国军抗战前主力装备的中正式,中正式仿造的毛瑟1924步枪,并不是三八式这样的长步枪。
 
    德国毛瑟公司在二战前经过仔细分析认为,现代化步枪的长度已经没有必要保持一战之前那样。因为一战时期,步枪还是远距离射击的支柱火力之一,但进入二战以后,真正远距离的目标应该由机枪,步兵炮,迫击炮来消灭。
 
    步枪只需要在400米到600米距离发挥作用就足够了。
 
    既然是这样,步枪枪管可以缩短,那么毛瑟1924步枪的仿制品中正式步枪长度就大为减少,只有1米1,而汉阳造和三八式都在1米25到1米28以上,长出足足15厘米以上。
 
    当然,这缩短的15厘米对于步枪兵来说是很好的,短步枪更易于携带,重量也减轻,也利于狭窄空间内的使用,
 
    可是,对于拼刺来说,15厘米的差距,是非常可观的了。
 
 第196章 落草坪(3)
 
    在刀疤脸悍然的带领下,趴着的匪兵们拿着手里的老套筒和九连响拼命的朝一切可能有敌人藏身的地方开枪。
 
    来自四面八方的枪声可把他们吓坏了。
 
    刀疤脸自然是个老匪,从枪声他就判断出伏击自己的敌人不多,最多也只有百把人,如果全力反击的话,他们这四百来人不一定就处于下风。
 
    然并卵,刘大柱之所以敢一个连就来伏击一个营的兵力,那可不光是训练的差别,还有武器装备上的巨大优势。为了锻炼新兵,埋伏在周围的三挺重机枪和十挺轻机枪设置的火力点根本都没有开火。
 
    驳壳枪不到百米的射程想打中二百米外的目标靠的不是枪法,靠的是佛祖保佑。相对来说老套筒和九连响这种老掉牙的步枪还比那个威胁要更大些。
 
    指挥作战的刀疤脸根本没想到他已经被一个新兵蛋子给盯上了,一边拼命的朝前方射击一边猫着腰跑到躲在一颗小树背后的黄清江身边:“三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只能跟龟儿子的拼了,你以为我们跑得过子弹?”黄清江看看不远处横七竖八躺着的二十多名匪徒的尸身,满脸阴郁。
 
    虽然没看清敌人的影子,但满耳全是“砰砰”汉阳造清脆的枪声,黄清江已经知道伏击自己的敌人是谁,除了那个来进犯的中央军独立团不会有别人,除了他们,再也不会有那支部队有如此多的好枪。当年刘存厚的那个营,也不过百多杆汉阳造,其余也多是“单打一”或者满清时制造的“老毛瑟”那种老枪。相对来说,自己兄弟四人花费重金给匪兵们装备的老套筒都算是极先进的了。
 
    只是第一轮枪响过后,自己的四百多人竟然只倒下了二十多个,也没见什么重火力武器,所谓的中央军也不过如此,这多少给了黄清江一点儿希望。说不定,仗着人多的优势,还能将这支胆大包天的部队给吃掉。
 
    与此同时,牛二的枪口一直跟随着刀疤脸移动,为了保证一枪命中,在刀疤脸移动的时候,牛二一直将手指放在扳机上却没有扣动,他在等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刀疤脸蹲在树边同一个戴着黑色礼帽的人说着什么?牛二却依旧没开枪,因为他发现了个更大个的目标。在牛二的印象里,总是下级给上级汇报,能听土匪头目汇报工作的,必定是更大的土匪。
 
 
    只是黄清江不知道,正是由于自己的心腹属下,带来了一个新兵蛋子的目光,而且,盯着他不放了。
 
    兴许是心情略微有些激动,黄清江一边训斥着刀疤,一边下意识往侧面靠了靠,一直死死盯着他的牛二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不过,牛二显然忘了无论他有多高的仇恨值,无论他怎么学着老兵冷静,依旧改变不了他是一个战场新丁的事实。200米的距离着实不近,偌大一个人在视野里比一个苹果大不了多少,如果换成是平时打习惯的胸靶的话,牛二这一枪也能打个五环。
 
    说来说去,其实意思就是牛二打偏了,本来瞄准的是人,却打中了十厘米之外的树。枪声响起过后,牛二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血花,土匪依旧保持原样不动,也没倒下。
 
    懊恼的牛二紧咬着嘴唇,倔强的再次拉开枪栓,将子弹上膛,除非那个土匪头子一辈子躲在树后不出来,否则他就跟那个货卯上了。
 
    如果牛二再靠近点儿,恐怕就不会有刚才的想法了。
 
    枪响过后,牛二是没打中把脑袋露在外面的黄清江,也的确打中了树干。可刚才还正在大声训斥着属下的黄清江却是身体一震,呆呆的看着小腹,那里竟然凭空出现了个杯口大的洞,鲜血不要命的喷涌而出,还夹杂着几段惨白滑腻的块状物。
 
    如果有内科医生在这里,一眼就会认出那是肠子的碎片。
 
    从来没有人说枪战时大树能成为战士的保护神,躲在树背后利用树干挡子弹然后再生龙活虎的跳出来一枪毙敌是电视剧里常见的情景。如果,把导演们弄到树背后去用机枪扫射上一盘,恐怕这种情景就永远也不会出现在观众们面前了。因为他们再也没机会拍了。
 
    当然,直径超过三十厘米的大树除外。
 
    黄清江倒霉就倒霉在他躲的这棵树不仅不够大,而且是樟子松,属于软杂木的一种,木质轻且强度小。汉阳造特有的7.9MM圆头子弹以640米每秒的初速跃出枪膛,200米的距离并不足以让子弹减速,狠狠撞入树干之后的弹头发生变形翻转,不过十余厘米的木质显然不能衰减弹头动能,已经成为一坨铜块的弹头依旧射入黄清江柔软的肋部,神奇的错开肋骨,巨大的动能瞬间击碎了柔嫩的肾脏和大肠,并翻滚着撞开腹部的皮肤消失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7.9MM圆头子弹在中国战场上对人体所造成的伤害堪称日军的噩梦,其实打到中国人身上也是同样的效果。
 
    黄清江不可置信的目光仅仅只维持了数秒,目光就逐渐变得黯淡,身躯轰然倒地,只剩下纯生理性的抽搐。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在黄清江逐渐黯淡的目光中越来越黑,呼出最后一口气的匪首就此毙命。
 
 第227章 野外生存(2)
 
    兴许蔡大刀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为何咬着牙坚持了三个月,又咬着牙在这该死的寒冷的老林子里坚持了七天。
 
    胖子团座严苛的训练在这三个月里已经将先前的48人淘汰的只剩十四人,而四名新兵竟然全部进入最后一项考核野外生存项目绝对堪称奇迹,魔鬼般的胖子团座眼里迸发出的惊讶让蔡大刀涌起一阵强烈的满足感。
 
    也许,等自己走出这片老林子,到达地图上的目的地,自己也能大声的告诉团座长官,自己以后可以不用叫蔡小鸟了。
 
    蔡大刀想到这个,就不由想起了给自己起第一个绰号的神枪手莫小猫,不知道没了枪的莫小猫在这该死的山林里怎么样,还好有变态一样的火力支援手陈运发跟他一组,否则没人相信十七岁的少年能在拥有着大虫和黑熊的老林子走出200里。